美式英文 Intonation 訓練師 Hadar 教您如何成為絕佳對話者



當某外國人用你熟悉的中文腔調與你對話,您是否覺得你們倆的國界距離,拉近了呢? 當你遇到美國人,與其英文對話想必也是如此吧! 您的美式英語發音,可讓美國人更了解您,第一次見面就讓美國人記住您,應該不是難事一件。

我鼓勵您盡量朝向美國英語腔調學習
,但若你英語腔調有自己獨樹風格又何妨?只要別人聽得懂你在說什麼英文內容,與人對話無隔閡,這才是溝通重點。

某日,我看了 Sundar Pichai (Google 的 CEO ) 一段與媒體記者的對話,記者問他是否有每日必行之事,他的答案之一:"英文老師每日指導我修練美式英語腔調"。他的回覆讓我懾服不已,Google CEO真是當之無愧!  成功者的背後,總隱藏他們對細節的專注,精益求精的苛責。

Sundar Pichai 多年前是來自印度的美國留學生,與同為印度留學生的 Satya Nadella (Microsoft CEO) 相較,兩人面對全球媒體的訪談皆是從容不迫、分寸到位,雙雙展現國際 CEO 的震古爍今高度。


230 所含金量最高的美國大學與其申請截止日


選擇一所美國大學就讀, 投資數佰萬新台幣(或超過一百萬人民幣)就讀四年,終究會是血本無歸將背負一輩子的留學債或是能鹹魚身,鯉躍龍門? 命運截然不同,只因學校的含金量!  

在本部落格某篇文章中,我曾提過前美國敎育部長 William Bennett (爲 " Is College Worth It" 暢銷書作者)述說於三千五百多所的美國大學中,値得學生投入金錢、精神、時間的學校,却僅有 150所,寥寥大約4 % 。 

不需SAT或ACT爲大學申請要件的 170 所名校


由來已久,美國名校要求 SAT或 ACT成績,做爲大學申請的必要文件之一。然而,由於美國境內的大學生數,連續六年每況愈下,國際學生數也於 Trump 執政後銳減,雪上加霜的殘酷現實逼迫下,許多危機意識彌漫的學校(其中不乏馳名大學),以招攬更多學生爲解決財務窘困現況或避免關閉、合倂之命運。


玫瑰帶刺,美麗藏毒,談學士後直攻博士陷阱




西雅圖幾天前,清晨低溫12度,下午最高溫攝氏僅24度,好個夏末秋初白雲飛的日子,天候可真宜人氣爽。

不冷不熱、不濕不燥西雅圖八月底某可清可閒的星期五下午,最適合邀三五好友來家裡作客喝下午茶聊人生。這些好友都是於家裡工作(work remotely 或 work at home) 的媽媽們。

遠道從台灣而來的好妹妹即 "花間集光" 創立人 Sonia ,為我們幾個職業婦女們做身心靈解放的療癒。Sonia  叮嚀這些整天忙裡忙外的媽媽們,每日必複誦深深牢記 "I'm Happy.  I'm Loved.  I'm Light. "  (我是快樂的。我是被愛的。我是光。)短巧簡單無比的三句子,卻能激發個人神奇的內在能量,無事以此自省,有事以此自修。

一位鄰居的朋友 Wuma 開了將近二十分鐘車程來此與會,聊起其芳華二十四歲女兒,她正於 Ohio State University 研讀分子生物學博士課程第二學年。 Wuma 深深自責做錯了一件事,而造成女兒不但焦躁不安且痛苦不堪。

(註:Ohio State University 的分子生物學為該校 The Molecular, Cellular, and Developmental Biology (MCDB) Program 專精領域之一,且課程設計為大學學分完成後直升博士的課程。)

"大病初癒" 英文怎麼說?



從上一篇文章至今,我招待了連續幾團來自臺灣家鄉的親友們,至西雅圖聞鮮嚐新。現在才體會,旅居西雅圖的我回去台灣探望親友,與台灣親友飛來西雅圖至我家作客,對我而言竟是兩樣差別感受, 與舊人重逢的心情,也可因地而異。我終於懂得為何古人將 "他鄉遇故知" 列為人生四大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