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帶刺,美麗藏毒,談學士後直攻博士陷阱




西雅圖幾天前,清晨低溫12度,下午最高溫攝氏僅24度,好個夏末秋初白雲飛的日子,天候可真宜人氣爽。

不冷不熱、不濕不燥西雅圖八月底某可清可閒的星期五下午,最適合邀三五好友來家裡作客喝下午茶聊人生。這些好友都是於家裡工作(work remotely 或 work at home) 的媽媽們。

遠道從台灣而來的好妹妹即 "花間集光" 創立人 Sonia ,為我們幾個職業婦女們做身心靈解放的療癒。Sonia  叮嚀這些整天忙裡忙外的媽媽們,每日必複誦深深牢記 "I'm Happy.  I'm Loved.  I'm Light. "  (我是快樂的。我是被愛的。我是光。)短巧簡單無比的三句子,卻能激發個人神奇的內在能量,無事以此自省,有事以此自修。

一位鄰居的朋友 Wuma 開了將近二十分鐘車程來此與會,聊起其芳華二十四歲女兒,她正於 Ohio State University 研讀分子生物學博士課程第二學年。 Wuma 深深自責做錯了一件事,而造成女兒不但焦躁不安且痛苦不堪。

(註:Ohio State University 的分子生物學為該校 The Molecular, Cellular, and Developmental Biology (MCDB) Program 專精領域之一,且課程設計為大學學分完成後直升博士的課程。)

"大病初癒" 英文怎麼說?



從上一篇文章至今,我招待了連續幾團來自臺灣家鄉的親友們,至西雅圖聞鮮嚐新。現在才體會,旅居西雅圖的我回去台灣探望親友,與台灣親友飛來西雅圖至我家作客,對我而言竟是兩樣差別感受, 與舊人重逢的心情,也可因地而異。我終於懂得為何古人將 "他鄉遇故知" 列為人生四大喜之一。

Annual 或 Perennial 植物,40 多年來我最大誤解的英文用詞





學海無涯,Learn as if you will live forever.  (不斷學習,猶如你將長生不老)

華盛頓州最大城西雅圖東邊的 Bellevue 與 Sammamish 兩衛星城市,有許多漂亮住宅社區,這裡幾乎家家戶戶在其前院種了顏色繽紛的各種草本、木本植物。為了不讓隔壁鄰居的花園專美於前,今天我到某知名大賣場的花市找尋幾種可以一年一度開花的植物,但我卻意外地被倆位賣花人,當面糾正我誤解 40 多年的英文用詞


annual 
[ˋænjʊəl]

Pay to Stay 入學許可專賣店,獲利豐厚


Shim, 韓裔,年歲五十有餘,被逮捕前他于加州洛杉磯經營四所 "Pay to Stay"  學校多年。

多年前,美國移民局調查員們開始對 Shim 的非法學校盯梢多時,終於于2015年三月採取積極殲滅行動。當聯邦移民局調查員仍于 Shim 好萊塢比佛利山莊搜索其豪宅時,也同時將 Shim 所有資產凍結。當時,他的銀行存款高達 1300多萬,與現金一百多萬新台幣。

美國118歲大學 Mount Ida College,最後一月


上星期, Massachusetts (麻州) 一所百年老校 Mount Ida College 無預警地宣布,隨著春季班課程結束後 (學期制者,通常於五月中結束),學校即將永遠關閉,正式步入歷史。

此消息一出爐,讓許多學生與其家長,有暴跳如雷、怨言四起、不勝唏噓種種反應,令人難以置信,一所經歷 118 年漫長歲月嚴苛考驗的老校,也禁不起財庫匱乏的殘酷,就要吹起熄燈號。

猶記得三年前,美國財經研究單位 Moody's 發表一篇震驚美國高等教育學界的預測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