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祈禱

一月份, 一些原本在南新罕布夏大學, 語言班的九位學生, 進入正式研究所或大學部課程.   這九位當中, 僅有一位是大學部的學生.

我對這位大學生的深刻印象, 並不是因我見過這孩子, 而是我被他偉大的慈母, 感動好多次. 不論是在電話上, 或面對面與她聊天,  她給我的感動, 是那麼豐富, 那麼自然. 

這媽媽在孩子出國臨行前, 仍不放心還未滿十八歲的孩子離家, 而且一離開又是這麼遠, 所以, 她再三的問我, 是否有年紀較長的研究生,願意和她的孩子同行, 可以照顧一下她沉默寡言, 且不擅溝通與表達的孩子.  我跟她說 "沒問題, 有研究生可以和您的孩子同行的."  (到南新罕布夏大學的台灣學生, 絕大多數是研究生)

然而, 在確定孩子有同行人後, 這媽媽又浮出新的煩惱,  "害羞的孩子會不會打點生活? 不懂的地方會不會問老師? 會不會有適應上的困難?".   果然, 媽媽的母愛天性, 對孩子的擔心總是永無止境的. 

孩子入正式 課程後, 我打了一通電話給學生的媽媽, 問問孩子在大學部的適應狀況, 結果, 我聽到一位日夜祈禱孩子長大的媽媽, 給我以下的告白.

"葛蕾老師, 謝謝您的關心.   我孩子進入大學部念了幾個星期了, 他有告訴我說, 從語言班剛進大學部, 還是會覺得專業的東西, 不是聽得很懂.   不過,以前缺乏自信的孩子說, 他有信心可以戰勝這些困難.   我還蠻驚訝他展現的成熟自信的一面!"

"恭喜您!" 我說  "您上次跟我說過, 不論等待多久, 都會等到孩子長大的一天,  我想您祈禱成真了!"  我替這媽媽高興地說.

"是啊! 我兒子在聖誕節有回台灣, 短暫跟全家人相處了沒幾天, 就又回學校了.  他跟我說, 現在他自己已經可以來來去去國際機場, 不用別人協助了.  他說以後可以帶我去環遊世界, 到陌生的國家去探險, 他說有了他陪我出國, 我就不會迷路.    我好高興我的孩子與以前不一樣了!  我很喜歡他現在的樣子".     雖然是電話對談, 但她聲音中的滿足感與光榮感, 我可清楚地聽到, 她泛著欣喜之淚的眼睛, 我也彷彿看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