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法學士,竟成流浪漢

圖片來源:(Terrence McCoy/The Washington Post)





擁有馬里蘭大學與哈佛學位的強者,為何淪落為街頭流浪漢幾十年?  

艾爾福瑞 (Alfred),1948 年出生,算算大概歲數已達 68。原本一名與世無爭的流浪漢,怎麼一夕之間成為大媒體 Washington Post 追蹤報導的對象?   

低調過活,白天挺著老態身軀,悠閒流連踱步於美國首府華盛頓街頭,暗夜來時隨處找個地方棲身歇息。

管它硬梆梆、冷冰冰的水泥地面舒不舒服,只要能睡得著、只要能睡得飽,只要一覺醒來後知覺尚存,跳動的心臟告訴自己 "還好,沒於睡夢中死去"。於是,他重複過著無負擔、無憂慮,另一個沒有牽掛只有流浪的日子。

讓他登上了熱烘烘的新聞版面是哪個始作俑者的?   答案是 "不只一人"。

首先,某人因為艾爾福瑞 於夜晚時,露宿一棟辦公大樓外邊,該人覺得艾爾福瑞是來者不善,而向警方舉發,於是警方將他逮捕。 

第二個人是審判他的法官。

當案件執行的法官,在庭上聽著書記官唸出對人犯(或被告)一貫的警示: "你有權保持緘默,你於庭上的證詞,除了您對您的律師所說的內容外,其他的任何說詞,我們都可用來辦案反駁您。" 書記官照慣例念完短短一小段,就聽到

"我自己是個律師。"    艾爾福瑞很威風地跟庭上回覆。

正在閱讀手邊關於本案的書面陳述,法官聽進了艾爾福瑞說法,感覺有些許訝異、有些許驚嘆,然而並沒有馬上將目光,從手上文件轉移至站在面前的流浪漢。

艾爾福瑞接著說了 "我 1979年通過了律師考試,同年我畢業於哈佛法學院。"   

"什麼?  這個流浪漢也是跟我一樣於 1979年自哈佛法學院畢業!"     法官這時才猛然抬頭想要好好端詳個夠,不敢相信自己審判的這位老流浪漢,竟是自己三十六年前哈佛法學的同班同學。

法官對艾爾福瑞說 "我記起來了,我記得您!"  

原來,艾爾福瑞的同學還包括了美國的首席大法官約翰羅勃 (John Roberts)與前威斯康辛州的參議員 羅斯芬戈 (Russ Feingold)。

 不過,庭上的法官並沒有因為哈佛同窗關係,而放過 艾爾福瑞一馬,仍判他再回去牢裡蹲。


天資聰穎的艾爾福瑞,擁有三個難唸但很好用的學位 : 經濟學、會計、法學。   擁有這三種 "金光閃閃" 的學位,而且都是來自名校,不難想像在三四十年前,艾爾福瑞年薪竟已高達 5 萬美元(當年價值已遠遠超過新台幣 150 萬元) ,實在讓人稱羨不已!

我們羨慕(也說嫉妒)別人有高 IQ,畢業於頂尖學校,認為他們就是一生平順。但是,智者則常說高 IQ,不如高EQ (情緒指數),高EQ不如高 AQ (處理艱困的指數)。 艾爾福瑞為我們亞洲一群只顧學業卻不顧生活的學子,上了相當寶貴的一課。

世界大學排行第一名的哈佛,出盡如艾爾福瑞的高材生,但我們屢屢見到某些學業上優異的高材生,卻是情緒智障者。雖說艾爾福瑞天生資質過人,卻無法面對他被雇主解雇後的鬱卒,加上與女朋友分手的打擊,重重難關衝不過,於是引發精神分裂症纏身。

艾爾福瑞現年 85歲的母親,滿屋子堆著獨生子的學業優異得獎記錄,她不捨描述著到底為何艾爾福瑞變成街友。   "艾爾福瑞某天一直驚恐嚷著警察要來捉他,隨後他跑著衝到樓下,我問他 "What is wrong?" 再次問 "What is wrong?"  然後賞他一巴掌,希望能讓他思緒清醒些。但他的回應卻是不斷地啜泣..... 自此以後,他就一蹶不振,再也不是個正常人了!"   

sane [sen]  (神智清楚的)變成 insane [ɪnˋsen] (發狂,神經錯亂)的距離僅是一線,時間僅是一秒。世事難料,謙虛為懷,高 IQ不如高 EQ,高EQ 不如高AQ.    


(Author: Tanya Gray, Co-founder of Access Education, LLC)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