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國家的人 ,好幸福....

2010年 8 月15日, 我們全家四口在美國流浪一個半月後, 我又重回到親像母親孕育我的台灣 。

在美國流蕩的這段期間 ,我和在台灣受過教育的十五歲女兒, 常常哼著鄧麗君的每首歌, 我倆只要一上網 ,就是先到 Youtube 下載鄧麗君的經典名曲; 她婉約溫柔的動人歌聲,陪我們度過多少悠悠思念台灣的時光。 好似已故多年的她,與我朝思暮想的台灣,有不可割捨的情愫。

這次坐著EVA 長榮班機回國, 一上飛機台灣的鄉土音樂就不絕於耳。 尤其在長榮交響樂團的精湛演奏下, 每首膾炙人口的台灣鄉土名曲,牽動著我想念台灣的每條細緻的神經 ,聽著聽著...... 我輕輕地附和著交響樂唱了起來,愛國的台灣人於日據時代下寫出的一首  "雨夜花, 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 ,   我不知不覺地淚水濕潤了臉龐。我這一個半月來的流浪經歷, 無家可歸的感覺, 不就是像日據時代下,受日本摧殘的台灣人的心情嗎?   當時台灣人所受摧殘與苦痛, 又何止是我區區經歷的千千萬萬倍?  真的很難想像這種無家無國的苦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