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累了嗎? 該喝蠻牛了。

三天前,才處理了一件史無前例的搞怪案子。  用一英文句 "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來形容這怪怪案例,最恰當不過了。  每天肩挑繁忙的工作, 無暇到電影院奢侈欣賞電影的我, 面對這種怪咖的案例, 總會用福爾摩斯的偵探精神, 抽絲剝繭追根究底, 就當自己是推理電影片中的神探。(我真是可憐! 沒時間看電影,只好幻想自己當主角。) 

一位於2007年,原本想要申請入芬利大學的企管碩士課程的學生, 因為當年碩士班秋季申請截止日期已過 ,所以就申請沒有規定申請截止日期的語言班, 他以語言班的入學許可入境美國。

他所拿的語言班入學許可, 上面註明的有效期限是8/31/2008, 也就是說,學生將從2007年的秋季開始,做為期一年的語言學習。 這學生英文程度雖有待琢磨補強, 但語言班課程並非這位學生的原始目標, 他要用功提升語言程度,達到學校所要求的標準,方可進入研究所課程,進修正式學位。

2008年8月底,該學生晉級入研究所課程。 原本的語言班入學許可也到期了, 這時,學生應主動地跟學校說,要將它換成正式研究所的入學許可; 但他因研究所課業忙碌, 忽略了這重要的程序。 (這是個輕易原諒自己的理由嗎?  您怎能輕描淡寫地釋放心中的罪惡感?  錯就是錯了,任何堂而皇之的藉口來遮掩過錯, 只更顯得荒謬幼稚。)

更扯的是, 於語言班入學許可8/31/2008有效期限過後, 這學生曾出境美國回到台灣,與家人相聚數週, 然後又回到美國芬利大學續念企管碩士。 在重入境美國時, 學生以舊的語言班入學許可,為入境的身分憑藉之一, 海關人員竟沒看出這份無效的入學許可, 而制止他再次入境美國。 或許,海關人員可能是過度勞累神智不清,而沒看出任何異狀, 讓這位學生入美國了。

上星期,於所有學分都修完後, 學生以為可以申請 OPT  (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做為期一年的企業實習,但被校方拒絕了; 此時,他才知道 "What is going on"  。學校要他換用新的研究所入學許可,再唸一期的課程 ,才能得到OPT的身分。  (註: 拿語言班入學許可,不得申請OPT企業實習)

陰錯陽差的幾個環節, 促成了一個離譜的真實故事。 學生本身的疏忽與美國海關人員的失誤, 都是這個故事離奇發生的催化劑 。真的很想套用一句廣告,對故事中的學生與海關人員說, 您累了嗎?  該喝蠻牛了 。(畢竟想做好做對事情, 腦子總該清醒點!)

(Author: Tanya Gray, Co-founder of Access Education, LLC)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