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 尋找 3Q 的高手

過去二十年來, 我體念台灣有許多資質優秀,但因家中經濟壓力繁重而無法專心學業的孩子們,所以每年都撥了部分經費做清寒獎學金。  然而,最近卻發生了一件事讓我覺得很心灰意冷, 想停辦這個獎學金活動。

我們辦公室2010年春季所頒給的獎學金, 有六位得主是一般生 (並非清寒生) ,一般生是因其學業品行優異而得獎學金,其他有十二位得者為清寒生。  原本只要取六名清寒生(他們也須是用功讀書的學生成績要有一定水準), 但是清寒低收入的申請者實在太多了,所以多錄取了六名清寒生,總共為十二位清寒生。

於我們獎學金申請辦法上, 規定 "有申請或者得到其他獎學金者 ,請勿申請我們的獎學金" 。我們的用意在於將機會讓給其他人, 不要成績好的人得到了許多獎學金, 但真正需要幫忙的人卻沒得到。孔子的 "不患寡而患不均"之憂, 是我辦獎學金時銘記在心的準則。

於獎學金名單出爐後, 我們都會將得主名單公告七天, 如果沒有任何的異議 ,我們就會將獎學金發出。 哪知在提出異議的最後一天, 有匿名的人在我們當天下班的前一個半鐘頭,打電話來抗議, 說我們不該將獎學金給某人, 因為此人已有申請其他獎學金了。  

我為了求證, 馬上打了手機 與該得主聯絡幾次。 結果, 在我快下班前仍沒聯絡上這個有爭議的得主, 我於是就打電話給得主的家人(她母親接的電話) , 要家人通知得主此事。  我們認為既然這有爭議 ,當然先將這人的名字從得獎名單剔除,當我們做此動作時, 下班時間幾乎已到。

隔天(第二個工作天) 早上, 辦公室的秘書們仍繼續打手機給那位有爭議的獎學金得主, 但都沒有得到回應。 第三個工作天, 我的秘書們卻得到了類似疲勞轟炸的摧毀電話, 那個爭議的得主用其尖銳高亢的聲音忿忿指責說:  "您們沒有得到我的允許,卻拉掉我的名字, 這樣是不是太草率?"  "您們不是要留到晚上七點再給我回電嗎?  怎麼沒有?" (我們下班時間為五點半, 這得主卻說我們必須等她到七點?)  

第四個工作天, 我下午一到辦公室, 我的秘書馬上說這位有爭議的得主早上來電找我, 所以我隨即在打她手機 又是沒有人回應。   所以, 約下午五點左右,我要提早離開辦公室前, 我又打了手機給她 ,她還是沒接手機。 但在我離開辦公室約半個小時後, 就在辦公室員工要打卡下班離開前,她卻打來要找我, 當然她撲了空, 但她卻以為我根本沒連絡她。

第五個工作日,是我第一次與這個有爭議的得主第一次對話。 我幾乎無法相信,這個從名單中被剃除掉的得主,歇斯底里且偏激狂執低EQ的指控,  這位得主是南部某師範大學中文系的高材生, 成績挺好但家境不佳 ,所以當初我將其列為清寒獎學金得主。

我以為清寒家庭的孩子,是很體貼人很為他人著想, 但我認知錯了。這個清寒孩子的想法卻如此偏執, 她重述著 "為何您們只聽信他人的話,卻沒聽我的說詞, 也沒有我的允許就將我從名單替除?  您們怎麼沒等我到七點再打電話給我問清楚?" "我有請您的秘書回電給我, 為何您下班前都沒打?"  我跟她說我們是獎學金發給單位, 我們有權要將獎學金給哪位需要幫忙的清寒學生; 而且我有做最大的努力要告知她我的決定, 但她都沒接電話 ,誰料到她的回答更勁爆 "我以為那是詐騙集團的電話!"

我很想跟這位南部某師範大學的學生說: 「世界不是只為您一個人轉動的 ,不要僅從您自己的角度偏頗去看事情"。 一個情緒錯亂低 EQ 的人是無法讓別人為他抬轎的, 一人無法獨大,既然無法與人共事, 何能有一番作為?」  

也難怪,台積電的董事長張忠謀,只在尋找 高EQ, 高 AQ 與 高 IQ 的人為台積電效勞。因為 3Q Very Much 有用!
張貼留言